從過去到現在—“廁所革命”從未停止

自2015年“旅游廁所革命”以來各地旅游廁所紛紛進行改革,也取得很大成績,全國旅游系統將“廁所革命”作為基礎工程、文明工程、民生工程來抓,精心部署、強力推進,“廁所革命”取得明顯成效。

2018年“廁所革命”新三年計劃里,為“廁所革命”又增加了新內涵:廁所問題不是小事情,是城鄉文明建設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區、城市要抓,農村也要抓,努力補齊這塊影響群眾生活品質的短板。

中國(上海)廁所產業技術設備博覽會(簡稱:CTR中國廁博會)正是這種政策大背景下應運而生的。作為上海城博會的系列主題展,展會由中國國際商會建設行業商會攜手中國貿促會建設行業分會水工業委員會,中國貿促會建設行業分會集成建筑委員會,中國城市環境衛生協會全國公廁建設管理專業委員會聯合主辦,依托“城博會”強大的政府資源,得到了市住建委、市容綠化局、市房管局物業處、市生態環境局、市水務局、市容環衛協會、市排水協會等單位的大力支持。


工業時代的“廁所問題”


以農耕文明為背景,傳統的“廁所文化”以廣大農村為“根據地”,在文明形態的轉換進程中,廁所在所難免地成為嚴重和深刻的社會“問題”。20世紀50年代以來,中國化肥工業迅速崛起,各種形態的化學肥料大舉進入鄉村,不斷弱化著農戶對有機肥的依賴。


與此同時,城鎮和郊區農村之間曾經的人糞尿供需關系,也很快發生了變化。北京大約到上世紀70-80年代,郊區農村就不再需求人糞尿,城里的排泄物必須全部由城市污水系統去處理??墒?,由于農村難以擁有和城市一樣的污水處理系統,因此,在廁所和排泄物處理方面的城鄉差別就變得日益突出。

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民眾通常需要兩類設施,一是家庭居室內衛生間配備的沖水馬桶,二是外出時需要的公共廁所,兩種設施都必須有完備的下水或污物處理系統。都市化帶來的城市人口高度聚集、巨大的流動人口也使有限的公廁資源無法滿足民眾的基本需求、導致公廁問題雪上加霜。加之,城市管理水平有限,公廁的衛生狀況也就陷入難以描述的狀態。


微信圖片_20190915233518.jpg


另外,中國的“廁所問題”,還有一個獨特的側面,即改革開放以來,海外觀光客蜂擁而至,生活在現代都市或工業化社會的游客來到當時仍舊是農業國家的中國,從發達國家的立場觀察屬于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遭遇“廁所問題”,或對中國廁所感到嚴重不適,并不奇怪。


20世紀80-90年代,中國廁所屢屢成為外國記者的題材。截至1990年代初,批評過中國城市廁所問題的國內外新聞機構有幾百家之多,報道文章數以萬計。這些批評直接或間接推動了中國對廁所的改良,具體而言,就是率先在全國的旅游線路沿線及景點設立相對體面的公廁并對其進行評級。 



關乎“國家形象”的公廁改革



微信圖片_20190915233521.jpg

關乎“國家形象”的公廁改革 

   
1990年前后,借助北京市舉辦第十一屆亞運會的契機,北京市政府組織進行了大規模的市容整潔行動,其中包括增建、改建公共廁所并開展衛生整治。從1984-1989年,北京市新建改建公廁1300多座、改建貫通下水道的溢流糞井1000個、擴大公廁面積1.6萬平方米、增加坑位3300個,使6000多座公廁初步實現水沖。但按當時的國家標準,北京90%的公廁都極為簡陋,很多為無隔擋的廁所,其衛生狀況堪憂。



微信圖片_20190915233524.jpg

老舊廁所


在上述背景下,早在20世紀80年代末,就已有有識之士大力主張在中國推進一場“廁所革命”;到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公共媒體上則首次出現了“公廁革命”的討論。


1994年7月,某課題組制定了《首都城市公廁設計大賽方案》,截至當年11月中旬,共收到全國20多個省(區、市)和美國、澳大利亞的作品340多件;隨后,還在天安門廣場舉辦了獲獎作品展,旗幟鮮明地倡導“公廁革命”,這對當時北京市民的觀念形成了一定的沖擊。 
   
此后的1995年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2008年北京奧運會以及2010年上海世博會等,也基于同樣的邏輯,北京、上海兩大城市屢屢展開了市民文明素質提升活動,其中的城市公廁問題就成為最具壓力的考驗。 


微信圖片_20190915233529.jpg


2001年,國家旅游局在桂林召開“新世紀旅游廁所建設與管理研討會”,在中國這是第一次以廁所為主題的全國性會議,會上發表的《桂林共識》成為中國第一個關于推進“廁所革命”的共同宣言。


中國的廁所革命在21世紀初開始提速,并逐漸獲得實質性進展,這也表明中國已經和正在更為徹底和深刻地卷入到廁所文明的全球化進程之中。 
   
2015年初,國家旅游局開始在全國推動旅游廁所革命。旅游廁所雖小,卻是游客對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第一印象,體現著一個國家和地區的綜合實力,直接關系著旅游產業、事業的進一步發展。領導在2015年4月1日專門就廁所革命和文明旅游作出批示,要求從小處著眼,從實處著手,不斷提升旅游品質。


有國家領導人的指示和政府部門的主導,“廁所革命”前所未有地成為國家的文明工程。于是國家旅游局推動的廁所革命迅速具備了全國性規模。在較短的時間內,各級地方政府均成立了廁所革命領導小組。國家旅游局出臺《關于實施全國旅游廁所革命的意見》,修訂《旅游廁所質量等級的劃分與評定》標準,提出“數量充足、衛生文明、實用免費、管理有效”的具體要求。


這一迅速的廁所革命由旅游景點景區、旅游線路沿途向重點旅游城市擴展,并經由“全域旅游”進一步向全國基層蔓延,成為自上而下、聲勢浩大的社會運動。 


微信圖片_20190915233534.jpg

   
眼下正如火如荼地在中國各地城鄉開展的廁所革命,終將逐漸地改變中國民眾日常生活中那些最難以為人們所自覺到的觀念深層,涉及排泄的行為、觀念和環境的全面改觀。 
   
無論中國的廁所文明已經和將要發展到怎樣的高度,它也無法避免地具有脆弱性,這是因為支撐著現代廁所文明的基礎設施,即復雜的城市上下水道體系基因決定的。如果我們不把廁所問題局限于“衛生間”及其周邊的那些有限的事項,而是把它和更為龐大的廢水處理系統,和中國社會的水資源、水環境和中國社會的公共性缺失等問題相互聯系起來,那么,廁所問題其實乃是中國社會總問題的冰山一角,眼下的廁所革命之于中國社會而言,還是有很漫長的路程要走。